|

為你的美好生活服務(wù)

創(chuàng )始人博客

內刊《在吳中》

文化活動(dòng)

83期 創(chuàng )始人博客:在蘇州過(guò)日子──挺好的 (之四)不要問(wèn)我從哪里來(lái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6-14/

瀏覽次數:145673

有些美好的東西,總會(huì )悄悄地走了,又偷偷地來(lái)了,這都是上天的安排。

刀魚(yú)、鰣魚(yú)、河豚,上天對它們非常眷顧,給了它們一個(gè)安全又富有的生活環(huán)境──淺海江口,那就是魚(yú)類(lèi)的天堂,在那里,既能遠望不盡長(cháng)江天際流,又能近眺海闊天空任魚(yú)躍,既能品味淡的清高,又能?chē)L到咸的不可缺少!安寧富庶的生活環(huán)境反而會(huì )產(chǎn)生不安分的行動(dòng),刀魚(yú)、鰣魚(yú)和河豚就是代表,它們從不同的時(shí)間開(kāi)始它們的"作死"于長(cháng)江下游的旅行──洄游,從淺海江口出發(fā),逆流而上,途徑上海崇明,穿越江蘇(蘇州太倉、常熟、張家港、鎮江揚中和揚州),它們哪里知道,美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內容,每每它們出現的季節就是勤勞的長(cháng)江漁人張網(wǎng)以待的時(shí)候,正是它們自己的作死旅行造就了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啖食長(cháng)江三鮮的故事,留下了多少文人墨客詠嘆江鮮的詩(shī)詞文章。在古都金陵,特別是國際大都市上海,那些有能力享受美好生活的人們,都會(huì )把長(cháng)江三鮮記在心里,年年不忘的。

生活在蘇州古城區和原老吳縣區域的人對長(cháng)江三鮮卻沒(méi)有太強烈的向往,因為太湖、陽(yáng)澄湖和那些星羅棋布的小湖、小蕩提供了無(wú)窮無(wú)盡的湖鮮,況且長(cháng)江三鮮的三個(gè)重要據點(diǎn)太倉、常熟和張家港都是蘇州所屬,運送鮮物又在一個(gè)小時(shí)車(chē)程內,品嘗長(cháng)江三鮮并不是一件難事。這幾年,長(cháng)江鰣魚(yú)早已宣告絕跡,長(cháng)江河豚雖然四季常有,但都是人工養殖,人人皆知,長(cháng)江三鮮僅存刀魚(yú)一鮮了!


1622445905261519.png


刀魚(yú)我年年都能?chē)L到,但都是在蘇州吃的,雖覺(jué)得味道鮮美,總覺(jué)到?jīng)]有達到念念不忘的地步,有朋友說(shuō),吃刀魚(yú)要講究心境,你如果坐在長(cháng)江邊,望著(zhù)長(cháng)江水吃刀魚(yú),味道肯定不一樣!今年元旦,看見(jiàn)國家對長(cháng)江十年禁捕的實(shí)施令,心想,去長(cháng)江邊吃一頓刀魚(yú)恐怕已成泡影。

轉眼到了桃花流水鱖魚(yú)肥的三月,也是刀魚(yú)最豐美的時(shí)候,有一友人在常熟工作,邀我去常熟渡口飯店吃刀魚(yú),我知道這渡口飯店做的江鮮在長(cháng)江沿線(xiàn)方圓幾百里享有盛名!我卻從未去過(guò),現在禁捕了,還有刀魚(yú)?友人笑道:你去了,吃了,不就知道了?

是日,率一眾整日在一起努力工作的同事,驅車(chē)近百里,來(lái)到長(cháng)江邊的渡口飯店,友人已在等候。落坐后見(jiàn)桌面上十幾個(gè)冷盆,制作精細,紛呈著(zhù)色和香,讓人心生歡喜。上的第一道熱菜是清蒸魚(yú)湯,這湯鮮中含微辣,胃口頓開(kāi),上乘酒樓的功夫就在于將每一種食材做成各自的味道,渡口飯店的河豚魚(yú)也是分紅燒和清蒸兩種,但它的味道確實(shí)與眾不同,明明知道它是人工圍養的河豚,腦海里也努力地從遙遠的記憶中追尋,卻再也找不到幾十年前食野生河豚的滋味!

終于等到了最后一道大菜──刀魚(yú),條狀的魚(yú)盆泛著(zhù)淡青,橙黃、透亮的魚(yú)湯淺淺的浸潤著(zhù)足有半斤以上的刀魚(yú),細細看來(lái),這魚(yú)體側扁而長(cháng),前高后低背緣平直,似一把玲瓏小刀,眼較小,眼間隔圓凸,魚(yú)體披簿圓鱗,呈銀白色,背側略顯金黃,無(wú)疑,這是真宗長(cháng)江刀魚(yú)!剛想動(dòng)筷,主人示意服務(wù)員過(guò)來(lái),用叉在刀魚(yú)脊背小心翼翼地劃過(guò),又從魚(yú)頭下輕輕一卡,挑起脊骨,瞬間,一副完整的、細長(cháng)的刀魚(yú)骨架被放在另一個(gè)專(zhuān)用的魚(yú)盤(pán)中??粗?zhù)盆中那條被抽掉了脊骨依然美好如初的刀魚(yú),真有些不忍心動(dòng)筷!在友人的催促下我慢慢地將刀魚(yú)送入口中,這是真宗的長(cháng)江野生刀魚(yú)?還是坐在長(cháng)江邊望著(zhù)長(cháng)江水的心境造成的味覺(jué)?反正我自己告訴自己,這是我幾十年來(lái)吃刀魚(yú)最美味的一次!眾人的贊美聲中服務(wù)生端來(lái)一個(gè)魚(yú)盆,里面放的是剛才被取出來(lái)的刀魚(yú)脊骨,一條一條,整整齊齊,只不過(guò)被炸成金黃顏色,又顯得松脆,入口沒(méi)有絲毫刺感,卻覺(jué)得滿(mǎn)口肥香!想起了東坡先生的詩(shī)情:清明時(shí)節江魚(yú)鮮,恣看修網(wǎng)出銀刀;刀魚(yú)又稱(chēng)鮆魚(yú),陸游也有詩(shī)云:鮆魚(yú)莼菜隨宜具,也是花前一醉來(lái)。我突然做了一個(gè)以前從來(lái)沒(méi)有過(guò)的行為,問(wèn)友人:這刀魚(yú)還有嗎?能給我打個(gè)包嗎?友人和同事都會(huì )心地笑了。

1622445960144956.png


回蘇州的路上,我突然想起,長(cháng)江十年禁捕令已生效,這渡口飯店怎么敢冒這么大的風(fēng)險?莫非這不是長(cháng)江野生的刀魚(yú)?可是口中尚留的余香不容置疑??!難道這刀魚(yú)和陽(yáng)澄湖大閘蟹一樣,同樣品種只是產(chǎn)地不同?趕緊拿起手機一搜索,果然,錢(qián)塘江口,東海淺處也產(chǎn)刀魚(yú),錢(qián)塘江和長(cháng)江,都匯入東海,地理環(huán)境,氣候條件相似,所產(chǎn)刀魚(yú)屬同類(lèi)同宗!長(cháng)江禁捕了,錢(qián)塘江有沒(méi)有禁捕?即使錢(qián)塘江禁捕了,還有很多匯入東海的大江大河,都存在著(zhù)河口淺海適合刀魚(yú)的生存環(huán)境,都具備讓刀魚(yú)洄游的條件,都有創(chuàng )造讓刀魚(yú)為人們美好生活服務(wù)的機會(huì )!再想想我們蘇州,居民已超過(guò)一千多萬(wàn),其中有多少是新蘇州人?為蘇州人美好生活服務(wù)的食品、產(chǎn)品,不都是來(lái)自全世界?我們蘇州的食品、產(chǎn)品不也是在為世界人民的美好生活服務(wù)?想到這里,一切也釋然了。

汽車(chē)向著(zhù)蘇州行進(jìn),閉目養神也是美食后的一種陶醉,耳邊卻突然浮現出《橄欖樹(shù)》那優(yōu)美的旋律,動(dòng)人心弦的歌聲:不要問(wèn)我從哪里來(lái),我的故鄉在遠方,為什么流浪?流浪遠方,流浪??我想,可愛(ài)的人們,如果你流浪到了蘇州,還會(huì )繼續流浪嗎?

那天晚上,我做夢(mèng)了,夢(mèng)里還在吃刀魚(yú),在蘇州過(guò)日子,真的,都挺好的!


 Copyright@ 2021- 2026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蘇 ICP備11028266號 

a片在线观看全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