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
為你的美好生活服務(wù)

創(chuàng )始人博客

內刊《在吳中》

文化活動(dòng)

88期 創(chuàng )始人博客:做到不厭其煩很難的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6-14/

瀏覽次數:139664

以前寫(xiě)過(guò)一篇《人生若無(wú)煩惱將如何?》的短文,要求自己視煩惱為常事,也告誡自己在遇見(jiàn)那些煩惱事的時(shí)候,要喚起化解煩惱的勇敢和信心,更要擁有一種平和安泰的心境!說(shuō)起來(lái)容易,要做到是很難的。

一年多前,接到一個(gè)號碼陌生的電話(huà),電話(huà)里是一個(gè)陌生女人的聲音,她熱切的、邏輯混亂的話(huà)語(yǔ)聽(tīng)得我一頭霧水!她說(shuō)她是我的親戚,她的隔房叔叔的伯伯見(jiàn)過(guò)我,她的妹妹在香港,歡迎我去做客,她的母親生病住院了,醫生對她態(tài)度不好??我忍不住插話(huà)問(wèn)她:是不是你母親治病需要幫助找醫生?但你要告訴我你母親生的是什么???需要去哪里治療?她東一句、西一句講了半天,也沒(méi)講明白讓我幫什么忙?我心里很煩躁,打斷了她的話(huà),讓她請一個(gè)能講清楚要求的人和我通話(huà),她也不生氣,不一會(huì ),電話(huà)來(lái)了,一位男士說(shuō),我是H女士的朋友,H女士的母親年逾八旬:得的是腎病,在市里某醫院住院,需要找醫院的專(zhuān)家治療并得到醫院的重視!

放下電話(huà),我整理一下這些信息,心想,先不管是不是親戚,也不要計較這位H女士缺乏禮節的態(tài)度和不著(zhù)調的話(huà)語(yǔ),為一位身患重病的八旬老人求醫是應該做的事!正好老人就醫的醫院剛退休的H院長(cháng)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醫界名人,與我也是多年的至交,微信請H院長(cháng)援手,H院長(cháng)馬上給了醫院腎內科S主任的電話(huà),S主任一口應允會(huì )親自關(guān)心這位病人的治療。心想,一件憑空而來(lái)的求人之事,總算沒(méi)有形成煩惱。于是,追想起這位從未謀面的H女士究竟是什么遠親?根據H女士講述的信息,打電話(huà)問(wèn)了幾個(gè)年長(cháng)的親戚,回憶了許多往事,終于理出了和H女士的親戚關(guān)系:九十年代初,有一次回老家看望母親,母親拿出一條金項鏈,說(shuō)是臺灣回蘇州探親的一位姓H的親戚送的,這位H親戚雖然是遠親,但從小就跟著(zhù)我的親伯父做跟班,蘇州即將解放前,在汪偽政府任過(guò)職的伯父心里害怕,帶著(zhù)跟班H親戚想逃到臺灣去,兩人已經(jīng)到了廈門(mén),去臺灣的船票也買(mǎi)好了,伯父收聽(tīng)到新華社關(guān)于共產(chǎn)黨寬待國民黨公職人員的廣播,又惦念留在蘇州的妻子兒女,決定返回蘇州,而H親戚認為自己尚未成家,了無(wú)牽掛,決意去臺灣,于是,主人和跟班一拍兩散,從此音訊全無(wú),九十年代初,在臺灣成家立業(yè),頗有財富的H親戚回蘇探親,凡是伯父這根上的親戚,逐一拜訪(fǎng),都有黃金禮物送上,唯一遺憾的是他的主人、我的伯父已經(jīng)仙逝,這位臺灣H親戚,就是H女士口中所說(shuō)的,是她的隔房叔叔的伯父。四年前,我的堂哥來(lái)電說(shuō),臺灣H親戚來(lái)蘇州了,他的臺灣藉的老伴一起來(lái)了,讓我去酒店見(jiàn)面,見(jiàn)面時(shí),H親戚告訴我,自己九旬有幾,今后乘不動(dòng)飛機了,再回血地看看,恐怕是最后一次了!我陪他喝茶聊天,說(shuō)著(zhù)寬心歡愉的話(huà),心里卻是傷感滿(mǎn)滿(mǎn)的。前年一天,堂哥來(lái)電告知:H親戚在臺灣家中安然辭世了!

臺灣的H老先生走了,這門(mén)遠房親戚也沒(méi)有了聯(lián)系,而H老先生的遠房親戚H女士的聯(lián)系卻成了熱線(xiàn),三天兩頭打電話(huà),有時(shí)會(huì )議正在進(jìn)行中,她來(lái)電的靜音震動(dòng)總會(huì )出現數次紅色提示,有時(shí)正和友人聚談高興時(shí),她在電話(huà)里那些不由分說(shuō),又讓人摸不著(zhù)頭腦的話(huà)會(huì )讓手中那杯好茶頓時(shí)索然無(wú)味!心生煩躁!想拉黑她,不可,她煩的是為母求醫!她的電話(huà)號碼我沒(méi)有儲存姓名,我只知道她姓H,也不知道什么念頭突然來(lái)臨,我把H女士的電話(huà)儲存了一個(gè)“比較煩”的名號,以提醒自己:不能不耐煩!

一年多來(lái),“比較煩”的電話(huà)一直挑戰我耐心的極限,先是提出要求將其老娘從康復醫院轉到總院本部治療,問(wèn)她理由,她接連發(fā)了十幾張她母親的病歷和檢查診斷圖片,面對這些只有專(zhuān)科醫生才看得懂的圖片,只能求助專(zhuān)科主任S醫生,S主任說(shuō),康復醫院完全具備她母親的治療條件,醫院本部的床位資源很緊張,但還是答應想辦法解決。去了本部以后,“比較煩”的電話(huà)沒(méi)有消停,只要她母親告訴她哪里不舒服,或者護工打電話(huà)給她報告老人病情危重,她馬上會(huì )來(lái)電:求你了,讓醫生想想辦法!我說(shuō)我不認識你母親的主治醫生,S主任也只是通過(guò)電話(huà),她就會(huì )加重語(yǔ)氣反問(wèn):你不是認識H院長(cháng)嗎?有一次,她緊急來(lái)電,說(shuō)她母親病危,必須送ICU,我急電求助H院長(cháng),H院長(cháng)出,面解決問(wèn)題后給我發(fā)了一個(gè)微信,希望病人家屬要好好和醫生溝通,配合治療!我讀懂了這微信含義,耐心地轉達給“比較煩”了,但是,我也知道起不了任何作用的!唉,就這樣煩下去吧。

大約十來(lái)天前,星期天,“比較煩”急電,她母親病危,必須馬上進(jìn)ICU,我說(shuō)星期天讓我去找誰(shuí)?“比較煩”急了,說(shuō)找領(lǐng)導,就算是我最后一次求你!她的話(huà)說(shuō)到這個(gè)份上,讓我真的為難了,因為我知道,蘇州大醫院的醫風(fēng)優(yōu)良,病人若真到了進(jìn)ICU的狀況,怎么會(huì )不解決?決定暫且不去理她,不久,收到了她的一個(gè)短信圖片,打開(kāi)一看,是一個(gè)躺在病床上,連著(zhù)幾根管子的與病魔掙扎的老太太!我似乎被打動(dòng)了,靜下心來(lái),想想這“比較煩”一年多來(lái)給我添的所有麻煩,其實(shí)都是為了她這位身患重病的母親,除了孝道,別無(wú)他求??!于是,我打通了S主任的電話(huà),委婉地提出了要求,S主任也是業(yè)內名醫,他說(shuō),這病人的治療他一直關(guān)注著(zhù),目前沒(méi)有進(jìn)ICU的必要!需要病人家屬的配合而不是干擾,我趕緊替“比較煩”道歉,主任平靜地說(shuō),這個(gè)病人家屬確實(shí)是少見(jiàn)的比較煩!但醫生天天面對這些煩事,不會(huì )嫌煩的,知道老人暫無(wú)危險,我也放下心來(lái)。

那天晚上入睡前,我突然上了心事,人世間,那些開(kāi)心的事,自己可以制造,也可以去創(chuàng )造,那些煩心的事呢?遇見(jiàn)了,你就無(wú)法逃避,但你能做到不厭其煩嗎?想到這里,趕緊拿起手機,將“比較煩”的手機號碼改成了“不能煩”,一番自嘲,進(jìn)入夢(mèng)鄉??    


 Copyright@ 2021- 2026 江蘇吳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 蘇 ICP備11028266號 

a片在线观看全免费视频